每日随笔20170316 – 帝国主义

今年春节的时候,在家读《信息简史》,这本书说这个世界是由信息组成的,信息可以解释一切,我自己对数据比较感兴趣,数据和信息比较类似,所以顺着《信息简史》的逻辑,我产生了幻觉:这个世界是由数据组成的,数据可以解释一切。

后来发现在文学家的眼里,这个世界是由故事组成的,当一切归于沉寂,最终留下的只有故事。

后来发现一个经济学家说,经济学可以解释一切。

哪里不对?好像大家都有幻觉,自己所从事的工作都可以解释一切。

再后来学到了一个词,薛兆丰说的,薛兆丰说他是经济学的「帝国主义」者,「帝国主义」的思路就是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他的,薛兆丰想表达的是,经济学可以解释一切。

这就是多学习的好处吧,我脑子里面有了一个概念,叫「解释一切」,可是「解释一切」这四个字说出来别人并不会知道我想要表达什么,现在好了,我可以把这种现象称为某某某是某某学科的「帝国主义」者。

还有还有,我要告诉今天的自己,不要躺在床上玩手机,不要躺在床上玩手机,不要躺在床上玩手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