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同学王冬冬

王冬冬是我的大学同学,今年4月2号他要结婚了,我想趁机写写他。

我和王冬冬的故事,是一个标准的村里孩子遇到了城里孩子的故事。额,怎么突然有种综艺节目「变形计」的既视感。

村里的我,第一次有「大开眼界」的感觉,是高中去县城参加会考的时候,听座位旁一个同学说关于MP3刷固件相关的事情,听的我目瞪口呆,心驰神往,原来MP3还可以这样玩。

上大学后,很多次「大开眼界」都是王冬冬带给我的。

刚上大学的时候,很荣幸和王冬冬使用同一款手机,摩托罗拉L7。王冬冬带着我刷机、自定义主题、安装一款叫「MOTO TXT」的看电子书软件,好像《明朝那些事》这本书,我就是通过MOTO TXT看的。这些可比MP3刷固件又高出了一个量级,在我看来。

那个时候的我,看视频没有「分辨率」这样一个概念,很不理解王冬冬只看「超清」、「1080p」,鄙视「高清」,后来发现,凡是对王冬冬的质疑,都是我错了。

第一次进电影院看「阿凡达」,也是被王冬冬带进去的。

第一次看见「飞机杯」,也是。。。

第一次知道手机可以重力感应、可以导航,是因为后来王冬冬换了新手机,记得那是一个下午,我陪他一起去取的快递。

应该还有很多我记不起来的第一次吧,给我最大的感受是这样的,这世界上还有另一类人,和我不一样,他们表面上是在折腾一些无用之用,实际上是在享受生活。在这之前,我的脑子里应该是没有「享受生活」这个概念的。

后来我们毕业了,很荣幸和王冬冬被同一家在北京的公司录用。但是事情正在起变化,我们一起去北京的那天晚上,王冬冬的爸爸给他打电话,说家里把他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叫他别胡闹。

写到这里,王冬冬在基友群里说「工作是我自己找的」,「不是安排的」,「联通,工行都是我靠本事进去的」,「过五关斩六将,几轮面试」。其实王冬冬不懂,在我们村里孩子的眼中,故事的默认版本就是你们城里孩子的优秀都是因为你们有个有钱的爹。我们村里孩子脆弱的自尊心,只能被安放在这个版本的故事中。

好吧,按照当事人的原话,我应该这样写:「优秀的王冬冬哪里能是一个小小的软件公司能留得住的北京实习了几天后他选了联通的offer。虽然他只在联通上了三天班就又拿了某银行的offer跳了。」

不管毕业前后的故事到底是哪个版本吧,这些都是2010年的事情了,现在是2017年,这7年和王冬冬交流不多,偶尔看王冬冬的朋友圈,他又发现了一家新馆子,解锁了一种新吃法。最大的感慨和当初上学的时候一样,这些年,王冬冬一直是处于「生活模式」的,而我一直是处在「生存模式」。

毕竟王冬冬马上就要结婚了,说点开心的吧,王冬冬同学,新婚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